【博雅之約】:徜徉詞語教學 感悟語言魅力

2020-08-16  點擊:[]  作者:

徜徉詞語教學 感悟語言魅力

徐州市萬科城民主小學 楊蕾

于永正老師以豐厚的文化底蘊,精湛的教學藝術,獨特的教學風格,堪稱名家風范,大師風采。他以高尚的人格魅力和深遠的教育情懷在小學語文教學這塊沃土辛勤耕耘,不懈努力,為徐州的小語教學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作為研究型教師,我們要繼續秉承于老師的教學理念,傳承于老師的教學思想,在實踐中不斷嘗試,不斷探索,積累經驗,豐富學識,找尋屬于自己的發展路徑,形成自己的教學風格。

當我再次細細品味《于永正的經典課例》這幾本書,猶如走進了一個溫潤、澄澈的世界,好像看到了于老師豐盈、潤澤的人生歷程,每一個難忘的瞬間,每一個精彩的課堂,都是他智慧的結晶,情感的匯聚,心中無限的敬意與深深的感慨油然而生。

最令我難忘的就是于老師的課堂教學情感豐沛,妙趣橫生,形成了獨樹一幟的“以情感人、以趣誘人”的教學風格,凸顯了兒童語言學習的獨特魅力。特別是閱讀教學中的詞語教學,更是曼妙無比,讓人回味無窮。

眾所周知,詞語教學是閱讀教學的重點,對學生的理解、感受、表達等語文素養的形成和積淀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學生學習詞語有兩個層級:消極語態(只是理解詞語)和積極語態(既能理解,又能運用)。因此,教師要著力創設真實、豐富、靈動的語境,讓詞語變得鮮活、豐潤、生動,在學生的腦海中真正活起來,并讓學生通過咀嚼、玩味、品析語言,在理解詞語和運用詞語之間走個“來回”,使詞語教學更加有聲有色,有滋有味。

于老師的詞語教學藝術正是對這一理念的最好詮釋,他僅僅圍繞“兒童的語文”這一核心思想,始終站在兒童的立場,從兒童的視角出發,在課堂中,不管是目標的確定,內容的選擇,方法的導引,都指向學生的生命成長和言語發展,即基于兒童的認知規律,基于兒童的心理特點,基于兒童的已有學情,在閱讀教學中讓每一個詞語在兒童的心底落地、生花,彰顯智慧,充滿靈氣。

最讓學生津津樂道的是于老師經常在課堂上采用豐富有趣的學習方式,讓詞語的理解水到渠成,讓詞語的運用自然巧妙,也讓詞語有了溫度、有了亮度、更有了深度。同時,學生在有情有趣的語境中真切感受了詞語的鮮活與靈動,做到智趣兼得,言意共生。既訓練了學生的思維,培養了語感,又提升了心智,展現了別樣的風采。

下面,擷取兩個教學片斷談談自己的體會:

一、詞語教學有情趣

《小稻秧脫險記》以演促悟,以境凸趣

師:誰知道“氣勢洶洶”是什么意思?(老師喊了幾位舉手的同學到前面來)

師:這幾位同學都懂了,沒有懂的同學請看我們表演:我當小稻秧,你們幾個當雜草。雜草把小稻秧團團圍住,你們應該怎么站?

(學生從四面把老師圍住:笑聲)

師:“你們要干什么?”

生:“快把營養交出來:”(聲音低)

師:你們沒有讀懂。要兇,聲音要大,把腰卡起來。

生:(卡腰,大聲,兇惡地)“快把營養交出來!”

師:“我們剛搬到大田不久,正需要營養,怎么能交給你們呢?”

(學生不知所措)

師:(問全體同學)他們應干什么?

生:他們應上前搶營養。

師:對,要搶。營養在地里,快!.

(“雜草們”一擁而上,搶起了營養。稻秧沒精打采地垂下了頭,下面的學生哈哈大笑)

師:雜草厲害不厲害?兇不兇?(生:厲害,兇)這就是“氣勢洶洶”。雜草野蠻不野蠻? (生:野蠻)講理不講理?(生:不講理)這就叫“蠻不講理”。雜草讓小稻秧發言嗎?(生:不讓)這就叫“不由分說”。各位“雜草”請回去。(笑聲)

(老師拿下小黑板,學生讀上面的詞語:氣勢洶洶、蠻不講理、不由分說)

我認為,這幾個詞語于老師處理得很巧妙,很精當。他不是一味地去灌輸,生硬地去講解,而是借助語言情境,搭建表演平臺,引導學生有梯度,有層級地感知、領悟。在潛移默化中,潤物細無聲地走進詞語的深處,挖掘到詞語背后的豐富意蘊。我們知道,詞屬于第二信號,只有當它與第一信號——即它代表的客觀事物聯系起來時,這個詞才有意義,才有內蘊。于老師進行的詞義教學,就是讓學生在這兩種信號系統之間建立起有效的聯系,達到融會貫通,學以致用。

可見,課堂上于老師早已把自己當成了“兒童”,和孩子們一起說、一起笑、一起讀、一起演,真正走進了孩子的內心,與孩子們心有靈犀。孩子們也在繪聲繪色、活靈活現的表演中輕松愉快地理解了詞語。這就是最可貴的童心、童真與童趣。

二、詞語教學有方法

《狐假虎威》中“管理”一詞的生活化教學

師:大家看看“管理”這個詞在哪句話里。

生:(讀)“老天爺派我來管理你們百獸……”

師:咱們班張明是干什么的,知道嗎?

生:張明同學是我們班的圖書管理員,是管理圖書的。

師:你們的家長干什么工作?

(學生紛紛舉手。其中有一個同學說他媽媽當會計。)

師:你媽媽當會計是管理什么的,知道嗎?

生:我媽媽在雜品公司當會計,她是管理……

師:有知道的嗎?我告訴大家,是管理財務的。(板書:財務。)(又有一學生說他爸爸是交警)交警是干什么的,知道嗎?

生:管理交通的。

師:能不能根據你們家長的工作,用“管理”說一句話?

生:我爸爸是交通警察,他是管理交通的。

師:好,“管理”這個詞用上了。誰接著說?

生:我爸爸在路燈管理所工作,他是管理路燈的。

師:這項工作很重要,以后路燈不亮就找你爸爸。(笑聲)

生:我爸爸在監獄工作,他是管理犯人的。(笑聲)

師:告訴你爸爸,要時刻提高警惕,別讓犯人跑了。(笑聲)現在請把作業本拿出來,用“管理”寫一句話。有沒有困難?對了,能寫幾句話更好。

“管理”是一個較為抽象的詞語,如果僅憑查詞典,解詞義,學生很難真正理解。于老師另辟蹊徑,巧妙地聯系學生的生活實際,喚醒學生的生活體驗,創設語言情境,搭建語言支架,從“咱們班的張明是干什么的”到“你們的家長干什么工作”中形成勾連,不經意間,“管理”一詞已在學生的腦海中“活”起來,繼而在學生的口中“活”起來,讓這個詞可感可知,觸手可及。于老師還運用幽默的方式,如“這項工作很重要,以后路燈不亮就找你爸爸”,潛移默化地告訴學生:在享有“管理”權利的同時,更有一份責任!此時,“管理”一詞,在學生的心中變得更加立體,更加豐潤!正如著名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所說:“要讓詞語在兒童的意識里活起來,歡蹦亂跳,要深入到兒童的精神世界里去,使詞成為兒童借助它去掌握知識,認識周圍事物的工具。”于老師的精心點撥、有效引導就是最好的做法!

呂叔湘先生說:“文本細讀就是從語言出發,再回到語言。”因此,教師要引領學生“穿行在多重話語之間”“傾聽文本語言發出的微妙聲響”。詞語教學同樣如此,教師要通過有效地啟發、引導,引領學生沉入詞語,激活詞語,讓詞語在兒童的意識里活起來,歡蹦亂跳,真正領悟詞語的溫度、厚度與深度,咀嚼蘊藏在詞語背后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

相信,只要我們用心品味于老師的教學藝術,定會從他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中,茅塞頓開、恍然大悟,盡享別有洞天之感!

上一條:【博雅之約】:為生命的成長而教——讀《給學生真正需要的教育》有感 下一條:【博雅之約】:以項目化學習為導向優化主題單元學習

關閉

AV资源每日更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