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之約】:為生命的成長而教——讀《給學生真正需要的教育》有感

2020-08-16  點擊:[]  作者:

為生命的成長而教

——讀《給學生真正需要的教育》有感

徐州市萬科城民主小學 楊蕾

教育,是一個亙古不變的永恒話題。學生到底需要什么樣的教育?教師如何真正從學生的視角出發,尊重學生,理解學生,教育學生?怎樣讓學生真正站在課堂的正中央,成為課堂的主人?······想必每位教師都有自己的答案。為了尋找我的答案,我認真閱讀了《給學生真正需要的教育》這一本書。

《給學生真正需要的教育》這本書,是從近年來發表在《冰點周刊》中的文章中選編出來的一本以教育為主題的作品集。書中選擇了17篇在《冰點周刊》中刊發的教育專題報道,并將目光聚集在課堂上,既有今天教育改革探索者的實踐,也有民國時期那些教育大家的風范;既有國內的教學案例,也有國外的變革示范,向我們展示了一幅幅令人動容而又深刻的別致的教育景致。讀罷此書,我深感真正以生為本的教師的偉大。現如今,社會在飛速的發展著,功利化的目標使得孩子們接受到的教育被量化,被考核,真正關注于“人”這一本身的長期性的引導性的教育的確十分少見。再這樣的環境下,教書育人的本質被壓縮再壓縮。只是在學生的頭腦中呈幾何級數增長,可獨立思考、批判的精神卻被無限的擠壓到了大腦的邊緣地帶。秉性各異的孩子們只得擠在成人為其規劃好的越發狹小的空間里跳舞,在通向考試的路途中,原本天真無邪,充滿各色創意的靈魂逐漸變得模糊,最后“泯然眾人矣”。

我至今還記得曾經教過的一個女孩子,一年級的她柔嫩的小小的手指上竟然出現了硬硬繭子,我問她這是怎么回事,孩子非常平淡地告訴我,這是練字留下的繭子。原來在上一年級之前,這個孩子就已經練了2年的字了!的確,較之剛剛起步的一年級學生而言,這個貌似有著兩年書寫經驗的孩子的確寫的字很不錯,但她卻極其厭煩提筆,每次習字時,很多孩子都沉浸在筆畫的提起轉折之中,而以她為代表的有經驗的孩子們卻行筆迅速,呈現的字形并不是非常的扎實。我帶過幾屆低年級學生,寫字美觀規范的確很受老師喜歡,每每改到這樣的作業我自己也會感到非常舒服,但我更愿意看到我的學生們對祖國漢字的熱愛。我喜歡看到他們對新課的生字充滿興趣,樂于查找這個字的字源,用自己的方式解釋并記憶漢字。這種熱忱,這種熱愛,讓我感動。我甚至期待他們帶著這種熱愛去學習語文,讓文本中的每一個文字都成為滋養他們生命的甘霖,我期待我們的教育帶給學生的是眼睛里閃爍的星光,而不是試卷上那個簡單的等第。我相信,非功利的教育帶給學生的一定是生命的成長!

這本書中有這樣兩位教師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一位是深圳中學的馬小平老師,另一位北京四中的李家聲老師。

讀馬小平老師的故事,我內心充斥著濃重的孤獨感和悲涼。我欣賞他的理想化,他想辦一所幸福的學校,有這樣想法的人內心該是多么的溫暖、柔軟。我敬重他的博聞強識,一直在鼓勵學生進行創作,并尊重學生的精神世界,與他談天,可以密集地讀到羅素和愛因斯坦,張中曉與穆旦,王小波和林達,林賢治和王開嶺,《火與冰》和《不死的火焰》,我似乎看到了他內心的豐富與充實。他認為,一些教育正在變成吞噬學生天真和童趣的怪獸,課堂里常常彌漫著空虛和無意義的氣氛,經濟的告訴發展和社會對競爭的膜拜,都可能造成教育危機和道德危機。這樣的一位老師,最后卻帶著深深的遺憾辭世,讓人心痛和淚目的不是他的離開,而是他受腦部腫瘤影響,記憶力開始變差時,竟然在辦公樓到教學樓之間迷路。我的腦海中一直出現他站在三棟大樓之間的空地上焦急而又沮喪地四下張望的神情。這位理想化、致力于引導學生獨立思考,切實提升學生閱讀能力的老師,直至生命的最后依舊堅守于課堂,這種境界,這種情懷,這種品格,怎能不令人贊嘆,不令人敬佩,不令人折服?

北京四中的李家聲老師與馬小平老師在對學生進行生命教育時有著共同之處。他認為,人在精神文化上吃進去了什么,就將成為什么。善良收獲善良,仇恨只能換來仇恨。能夠少出壞人,不出壞人,培養出平和誠實的勞動者,就是成功的教育。多么務實,培養人,真正的人,這才是教育的終極目標。李家聲老師真正令我敬佩的是他的古詩詞教學,他的吟唱和朗誦功底都很渾厚,因為個人的基本功扎實,所以呈現給學生的都是“干活”滿滿的課程。他認為學習文言文是提高學生母語能力的重要途徑之一,能從“字”的認知入手,突出文言和現代漢語的聯系。從他朗誦的《離騷》、吟唱的《滿江紅》中,多少學生愛上了語文,愛上了中國古代文學。

李家聲老師還是一位富有生活情趣的妙人。他深知堅守“持堅守白、不磷不緇”的道德原則,授人以“道不同不相為謀”的道理,給學生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而面對他所鐘愛的教育,他亦是如此的執著與深情。這樣大格局的老師,帶給學生的是空靈透亮的靈魂,他引導學生做一個鐵骨錚錚,橫而不流的知識分子,并要對社會負責。這樣的人教育出的必是大氣務實的學生。李先生眼中有生活,能發現生活中獨到之美,他會因感慨老樹獨立于世,閱盡世間滄桑而默淚。海棠花開時,他會吟蘇軾的《海棠》,引學生去公園里看海棠。楸樹花濃時,他會口占一絕“一樹花繁映眼前,驚艷之余賞喧妍。如此美景天賦予,諸君何不下樓看!”即便多年過后,相信李先生帶給學生的都是一種美的記憶和對生命的感動。

合上書本,心中滿是慨嘆與感動。忽然間,我想到了臺灣作家張曉風的小短文《我交給你們一個孩子》:“學校啊,當我把我的孩子交給你,你保證給他怎樣的教育?今天清晨,我交給你一個歡欣、誠實又穎悟的小男孩,多年以后,你將還我一個怎樣的青年?”作為傳道授業解惑的教師,的確應該好好思量,好好品味這段話。誠然,作為一個教育人和一個母親,我深切的理解給學生需要的,適于她成長的教育往往比填塞知識更重要,無論何種教育理念、教學模式,我們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培養人,培養一個個堂堂正正,有識有情的人;一個懂得感恩,樂于奉獻的人。無論到什么時候,只要他們能有這種品性與人格,他們的人生都是充實的,豐盈的,有意義的。作為老師,也就得到了最大的慰藉。

我真心希望我的學生都能靈魂透亮,善良正直,熱愛生活,都能夠對這個社會負的起自己的責任。我更愿意引領他們愛上語文,希望他們能夠從文字中感受到幸福,感受到快樂。真正“慢慢走,欣賞!”

上一條:【博雅之約】:于永正老師口語交際課的魅力探尋——《雙人傘》課例賞析 下一條:【博雅之約】:徜徉詞語教學 感悟語言魅力

關閉

AV资源每日更新网站